• English (United States)
  • 简体中文
Home

乔恩 小亨斯迈(洪博培)大使专访

us abarsidor

在2010年10月18日举行的第四届中国专题研讨会上,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先生(乔恩。小亨斯迈)利用网上直播的方式参加了会议。 中国专题研讨会的全国委员会主席斯蒂芬奥林斯先生,专门在网上直播中,采访了洪博培大使。

奥林斯主席:我已经和一些现场和分场的学者进行了交流,要求他们向你提出一些问题。 这里有一个从波士顿,马萨诸塞州的李珍妮提出的问题。'你认为中美之间是否有可能有双赢地理想解决方案来结束俩国之间的货币战争?'

洪博培大使:嗯,每次我谈到货币问题,我的言论总是受到财政部管这方面工作的人的干涉,所以我将把这个政题的讨论,留给我在财政部的老朋友,同乡,财政部长盖特纳先生。

市场会最终确定人民币的合理价值地位。 我们看到,在许多月前,中国已经取得的许多有关汇率机制基本改革政策的进展。 而且,我们已经看到在过去数个月中,中国的货币汇率略有升值。 按年计算,它的增长大概在每月的百分之一左右。 如果你要预测中国的货币政策趋向,展望未来,这将是中国经济再平衡的很重要一部分。 经济本身将用这种方法来重新平衡自己, 到底是把重点放在建立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出口机器,还是把重点放在扩大国内市场,让消费者有自己的选择,允许更多的进口商品进入国内市场,行成货币的合理价值。 这将是整个经济转型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会发展到那个点,但我们从该地区其他国家曾类似这样货币价值不恰当的历史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国家都被带到了基于市场价值和市场经济的经济结构,并且,我们通常看到这些市场已经与美国出口增长挂了勾。 你可以在这地区里找到两三个这样的例子。 在过去的20年至30年中间,我们看到这种例子反复发生。

所以,我相信,中国货币市场会变得更加现实,妥善处理,我们就可能会看到像一对夫妇发生的相互调整的例子一样。 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中国增加对外投资,更多地投资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 我想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趋势的开始。 而且,我们可能会看到美国近年内的出口增长,特别是小型和中型企业,现在,他们因为经济上不合理的货币市场而被排斥在潜在市场之外。 我认为我们将会看到这些公司会得宜于中国本身从一个几乎完全依赖出口平台到一个以消费为主的平台演化过渡,得到更多中国市场的商机。 基于这些商机,我们将看到美国本土会创造更多地就业机会。 我认为特别是在今天这样困难的经济环境下,胸持远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它确实可以归结为一个适当的货币价值地指导作用。 政策已经决定。 货币市场正朝着这个有希望的方向发展,用美国财政部一句话来说,'一切都将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我们看到它是如何朝着正确地估价迅速移动。 所以,将会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里,很多眼睛都看着人民币。

奥林斯主席:这里有一个来自美国密歇根州的阿利克斯蒂布利司先生提出的相关问题。 '美国的债务是否,或者如何怎样影响我们与中国的关系?'

洪博培大使:我们的债务太多。 而且,你和我欠的债务主也有他自己的债务。 截至目前,中国采购了大量的美国债务券,大概不低于两万亿美元的价值。 如果中国不是这些债务券的投资者,其他人将会是这些债务券的投资者。 所以,很难说如何平衡这些发展动向。 其次,债务券对自由经济提供一个自由环境。 有人购买。 也有人会将它卖掉。 我不知道,任何人可以在这里就中国的债务券会是一个什么样结局作长期预测预报。 日本也持有许多我们的债务券。 其他一些国家也持有许多债务券。 我们的债务实在太多太多了。 我认为对这个问题,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需要有一定宏控。 同时,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国家,在这里投资我们的债务券。 我不知道它对我们日常的生活是否有压倒性的贸易政策方面的影响。 换句话说,我还没有碰到贸易谈判出现这样的情形,中国人说'希望你们为我们这样做,因为我们拥有许多你们的债务券。' 不像许多人猜测地那样,我们的贸易洽谈中,还没人用债务来作为筹码。 今天作为媒体的推断,因为中国人拥有我们许多债务,他们可以以某种方式使用在谈判桌上。 我在实际生活中还没有看到。

奥林斯主席:真正的问题是延伸到美国现实政治生活。 中国的外汇储备每天增长,当我们每天晚上去睡觉时,中国的储量也会随着像2010年第三季度相同的增加率,平均一天增加二十亿美元。 请问美国社会的政治实体是否会有耐心,因为人民币不升值或者升值速度不够快而不对中国采取一些制裁行为?

洪博培大使:这是我们今天的政治辩论的一部分。国会很明显是在寻找它的理由。他们向人们介绍有关法律。 而且,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都在讨论什么是最好的办法。 我认为,这个讨论在每次选举中和选举外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同时,一切都将取决中国货币升值有多快。我们必须记住,作为中国已展开经济转型的一部分,如果你注意到他们在上周刚开始的未来五年计划的讨论,中国会为从以出口平台为主到以消费平台为基础的转变作巨额投资。 当你看到住房支付能力,看到医疗改革,看到养老金和退休计划,当你在考虑如何在一个实际上只需要200万农民的社会让世界上8亿农民都能过渡到小康社会而面临的挑战,完成这一过渡,将使整体社会开支方面下调。

因此,今天我们美国是坐在这些令人沮丧的数字前,面对非常难以接受的中国顺差。 我认为你必须用较长远的眼光,来看这一转变,它会对中国国内意味什么样的影响,它会对中国在其整体储备上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多少高的资金储备会对通货膨胀产生什么影响,什么是人民币的最终合理价值,将会意味着更多的美国出口商品到中国市场。 我们将期待以后会有更多的经济学家会讨论这些话题。 但是,人民币成为未来合理估价货币还要很多年,中国将运用所赚的外汇收入越来越多地投入其国内的需求。

 

谁是亨斯迈先生--美国驻华洪博培大使简历